星期二, 4月 03, 2007

走近隨即又走遠

像是偷來的假期,昏睡發呆幾乎就要這樣閒散度過整日。
好整以暇讀起老王相贈流浪集,想起不知多少文藝青年書架上擱著一本理想的下午,
除了健身房(是啊)除了咖啡店除了練團室除了菸草文青們還得抽空讀讀舒國治,
忙碌可見一斑,
而自己離那樣的生活早已遙遠至極。

其實身邊的流浪者還不少,如果實質的漂移和心靈上的不固定都算在內。但我好奇的不是流浪者本身,是流浪者的伴侶們呢?該跟著一塊兒流浪還是安靜而且耐性地等待流浪者回返?又或者到什麼程度會選擇放棄?
可想而知,近日來缺乏毅力如我,沒尋得任何答案就決定移動到另一本書。

2 則留言:

la phobique 提到...

阿阿 老王就算很多事趕著要做
但是整個懶散不能改

sleepwalker 提到...

老王啊,該怎麼辦呢?我們

談論萎掉的青春時也是這般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