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16, 2007

連鬍鬚張都猥褻地笑了。





青春種種,常是老王與我的深夜密談話題之一,
似乎也因為認識頗久了,一路上我們互相討論並分析著對方的遷徙(是男人嗎? 哈),
不知怎麼搞的,但請不要跟我說是老了,
近來深夜密談偶爾會陷入只差沒弄個鮮花素果來三柱香悼念已逝青春的感傷狀態,

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通往熟女之路的必經過程?

以前我自創了一個詞彙,說是:後少女(post bud)
後來老王說,是過期少女。
今天我想,天氣太悶,少女統統給我發酸吧 (抽事後菸的冷漠神態)
畢竟連鬍鬚張都猥褻地笑了。

2 則留言:

la phobique 提到...

嗚啊 我們有這樣嗎
你亂說你亂說
我以為我們討論的是流行時尚還有高跟鞋的高度跟今年秋天最in的髮型跟彩妝
絕對沒有討論人生遷徙之類那麼沒有營養的話題

sleepwalker 提到...

這個嘛...


除了一個羞怯眼神,
人家還能給妳什麼......